落叶萧萧卷江湖

第5章 风飞烟(1/3)

    “红衣风飞烟!”

    当书生从树后惊魂未定的走出来时,却发现偷袭自己的竟是三把异常精美的燕形镖,脸上不禁露出震惊之色。

    勿怪,红衣风飞烟可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女侠,其武功高低虽并无定论,可她却在十三岁时凭一己之力剿灭了当时赫赫有名的皖沙二十四悍匪,而那二十四人皆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个个凶狠奸诈,其中的艰险可想而知,由此,风飞烟一战成名。

    而后,她便开始游历丰国各地,所到之处皆留侠名,惩恶扬善,除暴安良,很快江湖上就有了她的传说。

    人们都知道了有个喜欢穿着红衣的姑娘在江湖上行侠仗义,却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世背景,也没有人知道她的样貌,因为她每次出现的时候都是黑纱蒙面,而被人知道就是她的名字,她的佩剑‘风清’,以及她的徽记飞燕镖。

    言语虽慢,可心思不过一念间,随即书生一躬到底,郎声道:

    “晚辈正我书院殷礼仁求见前辈。”

    此时,书生虽表现得极为谦卑,让人无可挑剔,可脸上却奇怪的冒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但这不是因为天太热的原因,而是书生想起了关于风飞烟嫉恶如仇的性子。

    所以,不管她是否看到了什么,或是猜到了什么,书生都有着一种做贼心虚的心思。

    静静的等待,等待着死亡的靠近,在屏气凝神的世界里,周围除了偶尔叶落的声音外,便没有了其他的动静。

    “难道是走了,否则以她的性子恐怕早就……”

    “还是她有伤在身?所以才只是想将我恫吓而走?”

    “不行,我得再试探……”

    一盏茶的功夫后,惊恐中的书生稍稍的平复下心情,心中有的不是一种劫后余生的欣喜,反倒是再次的动起了歪脑筋!

    “晚……”

    “不用喊了,我在,但前辈之称就免了,而且,也不用拜见了,我猜你肯定还是不想我出来吧!”

    “岂敢,晚辈……”

    “呵呵!还是早点收起你的心思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杀你只是不想脏了我的剑而已!”

    三番两次,还没说出的话就被冷冷的噎了回来,书生心中颇为憋闷,此时,他才忽然发现,原来自己的口才在强大的武力震慑之下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

    本来,此时一走了之才是最好的选择,可书生心中却有另一种担忧,那就是怕落萧日后会将他的丑事传到江湖上,那样不仅他的生意没得做了,而且还得过上东躲西藏的日子。

    所以,在思忖片刻后,书生还是恶向胆边生,手中一握,折扇里竟弹出寸许尖刃,顺势一个鹞子翻身,直取身侧落萧的咽喉。

    “找死!”

    一声娇嗔,震得落叶纷纷,显然,书生的大胆举动惹怒了风飞烟。

    而眼看落萧就要血溅当场的时候,任书生想不到的是,一柄飞燕镖却是后发先至,打在了尖刃之上,随即噌的一声,折扇便脱手而出,钉一旁的树上,直没整个尖刃。

    可这还不算完,紧随而至的三柄飞燕镖又封锁了书生的所有退路,而书生用尽了全力,也才堪堪躲过一柄,最终落得一镖破相被划开了左脸颊,一镖没入右腿骨的下场。

    一招落败,书生面露恐慌之色,他看了看一直血流不停的虎口,又感受着整个手臂的麻木感,猝不及防,心中的恐惧却更多于脸上的惊慌。

    “晚辈,知错了,请前辈看在正我书院的面子上能放过小人一条狗命!”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在作死的感受了一番后,书生才发现,原来风飞烟的功力居然如此深厚,估计院长与之相比也会略差一筹。

    想到此节,书生竟是再次躬身,一拜到地,表现得比之前更要谦卑。

    “罢了,你走吧,不过你要记住,我今天不杀你只是给非正我一个面子,但是你要记住,他日,我定会上书院为这位少年讨个说法!”

    声落,人落,只见,一个身着红衣的蒙面女子如仙女下凡一般,从不远的一棵大树上飘然而落。

    “是,是,多谢前辈不杀之恩,多谢!”

    “谢就不必了,不恨我就已经是很难了,还何谈谢!滚吧,替我向非正我带个话,说我会不日拜访!”

    “是,是,晚辈一定带到!”

    说完,书生也不再说这什么,只得夹着尾巴赶紧逃走,哪怕,现在对风飞烟又惧又恨,可不管心中有多少的恨,脸上却只能表现出惊惧的表情。

    这一点,书生做到了,而风飞烟自然也是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