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萧萧卷江湖

第4章 绝处逢生(1/3)

    打开的折扇,却扇来了夺命的幽风。

    一直处于紧张中的落萧下意识地捂住了口鼻,可一种强烈的眩晕感还是接踵而来。

    “嘿嘿!你小子倒是机警得很,可我这‘七日醉’又岂是你捂了口鼻就有用的?”

    书生话落,落萧已是站不稳脚步,一个踉跄就趴在了桌子上。

    而这时,一旁的光头大汉却是猛地一起身,啪的一声就将他面前的桌子拍了个四分五裂,怒火冲天的冲书生大喊道:

    “我呸!你个恶心的‘阴死人’,老子早就说过直接将他打晕,简单又方便,你非是不听,非要每次都给老子谈什么智取,现在好了?丢脸了吧,连这个小娃娃你都骗不了,你还智取个屁呀!简直就是浪费时间,还憋的老子一身是火,难受得紧!”

    光头大汉在这边唾沫横飞的撒了一顿野火,可书生却并不着恼,在微笑以待的听完光头大汉的抱怨后,竟是转过身去向着趴在桌子上的落萧关心道:

    “唉呀!我说你,这酒虽劣了点,可也不是你这个臭小子能承受得了的,你不听,现在好了吧,还要我扶你回去!”

    “你还演?!”

    “哎!演戏自然是要演全套的嘛!”

    书生微笑着看了一眼暴躁的大汉,慢条斯理的回复到,而手却是一把将箫叶肩上的包袱给拽了下来,返身丢给了向这边走来的老汉。

    而此时再见这老汉,却发现他竟是昂胸阔步而来,脸上和煦的笑容也变成了冷冽的阴寒。

    “你们不要在这里吵了,赶紧收拾干净,要不然被人看到了传出去,以后这生意就不用做了。”

    “哦,对了,打铁的,这弄坏的桌子你要赔的,十两,我等下会从你那份里面扣出来的。”

    “啥?”

    老汉说完就走了,也不管光头大汉气极的样子,可说来也奇怪,大汉也只是望着老者的背影干瞪眼,而在下一秒书生的话也解释了其中的缘由。

    “呵呵!你就认栽呗,你是知道的,就算是我们两个联手也在吴老的手下走不过三十招!”

    “他娘的,那还是因为你,你这个阴死人不偿命的家伙,老子和你在一起迟早也会被你下了闷棍的,老子已经决定了,这单干完就散伙儿!”

    “哎!穆大哥话可别这么说,你听我和你好好说道说道!”

    “老子不听,你这嘴死人都能给你说活了!还是赶紧把这小子送走,我们好早点散伙儿。”

    书生看这极不耐烦的大汉,静听着他骂骂咧咧的话语,左耳进右耳出,依旧满脸含笑。

    “不急,等那小子药劲完全上来再说,而且,现在已是晌午十分,很少会有人在这个时辰赶路。”

    摇了摇几把扇子,书生这才又智珠在握的样子继续说道:

    “这里要说明几点,其一,我本名殷礼仁,这你是知道的,我在江湖上好歹也有些名头,所以穆兄可不要乱给我起个什么‘阴死人’的诨号;其二,就是关于这小子的事,他只是个意外,而且还是在掌控之内的意外,你说这么多年我们什么时候失过手,再者凡事都得个有理有据,就算被人看到了我们也会有说辞,还有就是你也知道的,我们两人的武功也就比普通人强那么一点,万一碰到了一个你试探不出的少年高手,那我们不就死翘翘了?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也知道,动手就会有失手的时候,就你那暴躁的脾气,下手也没有个轻重,万一弄伤了他,那我们只能把他卖给赶尸门做活死人了,但如果是完好无损的,我们就能把他卖给悬济谷做试药童子,这其中可是隔着好几倍的价格,而我们做买卖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多赚点吗?”

    “算了,算了,就你会说,等完事了你要请我去春花楼喝个花酒、乐呵乐呵,散伙儿的事,我们可以以后再说。”

    “呵呵!那是当然,保证穆兄玩个痛快!”

    “原来,他们真是一伙儿的,赶尸门,悬济谷,我记住了,只要我落萧今日能不死,以后绝对会铲除这两个江湖毒瘤的门派!”

    落萧此时心中悲愤不已,可再多的愤慨也抵不过现实的残忍,居然在第一天踏入江湖的时候就被人当成了待价而沽的货物,可这就是江湖要告诉他的第一件事,身为弱者就只能任人宰割,弱者就是江湖中的最大的悲哀!

    “我,落萧,一定要做一个蔑视整个江湖的人!”

    就在书生和光头大汉侃侃而谈的时候,他们不曾想到旁边这个早该昏昏沉沉、任人宰割的少年会将他们的秘密全部听了去,而且还准备着最后的殊死一搏——恨生不死,说书人葛先生传给落萧的防身之物,终于被落萧吃力的拿到了手里,而准确的说是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