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萧萧卷江湖

第11章 决斗(1/3)

    十方戈豪赌的是什么,或许隐藏着落萧所需的答案,但早已与落萧没有关联了,而他心中所有纷扰的杂念,在站定于自己的小木屋前时,却化作了淡淡的一缕痴笑:

    “呵!是我想得太多,即使里面有什么所谓的阴谋,又岂是我这样一个江湖小人物能左右与抗拒的,而守护师姐一辈子,不正是我能做出的最好回报吗?”

    心念通达的落萧不觉心中轻快了不少,起脚便向屋檐下的水缸走去,准备洗漱一番好早点休息,以备明日的大比。

    虽然,落萧自忖大比无虑,也不用刻意的去准备什么,可毕竟今日经历的事颇多,他要好好思考一下,而且,更是火热于怀中的斩天剑诀与背上的骨魂剑匣,想要钻研一二,所以才稍稍改变了日夜勤修的习惯。

    但刚刚抬起脚后跟的落萧,却忽然神情严肃的站直了身子,扫视了一圈已然昏暗的山林,大声喝道:

    “什么人,既然有胆潜入我双峰剑宗,如此,何不现身一见?”

    落萧一声喝问,却无人回应,只有夜风轻扰山林之音,似乎他的警觉只是自作多疑的可笑之举。

    可落萧却眉头紧锁了起来,要说外人潜入双峰剑宗的可能性其实是不大的,因为好歹双峰剑宗也是个二流的大宗门,普通的小贼根本就没有这个胆,而那些武林高手也看不上这里。

    那么,只有是宗门内的人,这点落萧早已想通,之前那么一喝,只是想诈出藏匿之人,可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来人依旧没有现身。

    “会是谁?跟踪我又是为了什么?”

    心中叨念着,落萧却是放下了防御的架势,因为既然来人不肯现身,在宗门内也不可能对他有什么伤害,那么又何必浪费精力在此耗着呢?!

    于是,落萧朝着前面山林一拱手,也不说什么,转身便要回屋,而这时,身后却传来一声压抑着愤怒的质问:

    “为什么,你要伤了师妹的心?如果你不喜欢她,又何必纠缠着她不放?”

    “杜师兄?!”

    听到来人的质问,落萧很快就想通了所有,可在看到不远处站着的魁梧男人,因愤怒而扭曲的面庞时,还是不禁明知故问的疑惑到。

    可杜师兄并没有再说话,而是步伐沉重的走向了落萧,最后与落萧咫尺相对,以俯视的姿态狠狠地盯着他。

    “唉!”

    良久,落萧败下了阵来,低头叹息,叹息里是无奈也是愧疚。

    杜师兄,原名杜恒,是门内大师兄,他对十方秀青的情义是众人皆知的,而他不仅入门最早,资质与武功也是弟子中最高的,所以,如果没有落萧的出现,十方秀青的归宿,十方戈的传承都十有八九落在杜恒身上。

    所以,落萧才会有此一叹,可这一叹却再次激怒了杜恒,让其怒火中烧的大喊道:

    “哼!不用再装模作样了,快把你骗师妹的那些小把戏收起来,我知道你心中在想些什么,你的愧疚我不需要,如果你真的有所愧疚,那也是你对师妹的亏欠。”

    “杜师兄,我……”

    “什么也不用解释了,我们来个君子约定,比武定输赢,你输了,离开师门,不要再出现在师妹面前,我输了,认你为大师兄,不再打扰你与师妹,如何?”

    “不行!”

    “你,好狂!好,别说我以大欺小,我就让你三成功力。”

    杜恒的战约,却被落萧一口否决,但落萧的本意却非张狂,而是因为他刚对十方戈立下了誓言,要守护十方秀青一辈子,所以才毫不犹豫地的回绝了赌约,可杜恒不知,会错其意。

    “唉!就算解释也解释不通,看杜师兄的架势,这一战是免不了的,正好,我也不喜欢人多,今天能检验一下武功,明日的大比也不用去了。”

    落萧的沉默静思,在杜恒眼中却被当场了嚣张的应战,是以,杜恒也不再叫嚣示弱,手中长剑应声出窍,出招便是自己最强的一套剑法——乱斩开山剑。

    乱斩开山剑,剑招诡异奇变,势大力沉,一剑快过一剑,以强取胜。

    “嘭!”

    一记转身侧撩,却被落萧用泰山石剑及时挡住,杜恒心中惊诧不已,在他想来,自己用了七成功力的一剑,必定胜负立分,可落萧不仅接下来了,还似游刃有余,居然脸色如常,身定如山。

    “这小子居然这么强?!”

    “果然,自己还差了些功力,看来,必须全力以赴了!”

    心思电转,却是一招之间,就在杜恒惊诧之时,落萧同样感叹警醒。

    一招,已试出深浅,于是二话不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