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萧萧卷江湖

第1章 小二落萧(1/3)

    丰国,西北边陲,风啸平原,虎平镇。

    “葛爷爷,您看,我这儿已经到极限了,不知道您喝尽兴了没有?”

    如归客栈,后院厢房里,葛先生和落萧相对而坐,中间,桌上八个下酒的小菜已空其六,桌边的酒壶也是添到第四个。

    见此境,想来两人的酒已经喝得差不多了。

    于是,早已按耐不住自己内心悸动的落萧,摇晃了两下已然变得麻木的脑袋,把如红布的脸往前凑了凑,咧嘴笑道。

    而对面的葛先生却没有立刻回答落萧的话,只是眼神一挑,看了他一眼后,将面前的酒杯端起来嗞嗞嗞的细细品尝了一番,这才一抹嘴,打了个长长的酒嗝儿。

    “差不多!你小子的耐心不错,酒品也不错!”

    “不过现在夜深了,给你讲故事是不可能了,你有什么想问的,我可以告诉你答案。”

    “喔!多谢葛爷爷赞赏!”

    虽然等了半天没能听到故事,落萧心里有些小失落,但能知道一些答案也是不错的。

    “葛爷爷,倾城公子和傲霜剑客最后见到戮日剑神了吗?”

    “没有。”

    “那神剑谷里的隐世高人他们见到了吗?”

    “嗯。”

    “是谁?什么人?”

    “一个白纱蒙面的女子,什么人不知道。”

    “不知道?您自己的故事您居然不知道?!”

    “那是另外一个故事,要想知道你还得陪我喝一次,而且我还没编好。”

    “啥?”

    “这有什么好奇怪,我又不是江湖百晓生,什么武林秘辛都知道,你看我这样,就那么一点三脚猫的功夫,还是年轻的时候练过的,你觉得我有什么本事知道那么的武林战事?!”

    “所以?”

    “所以,我的那些故事全部是靠捕风捉影得的一点人物地点,甚至是无中生有,接下的就全靠编了。”

    “啊?!”

    “其实,我这一生连一场上得了台面的大战斗都没见过,这是个秘密,希望你能替我保守。”

    “嗯,我会的。”

    “你是不是很失望?”

    “啊?我,我没有,我长这么大还一直都没出过虎平镇,而您光靠一张嘴就已经跑遍了丰国各地,所以我挺敬佩您的!”

    “呵呵!是这样吗?你真的就不失望吗?”

    “是,是有那么一点。”

    “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你百般讨好老头子的目的是什么?我可不相信你只是因为喜欢听故事而已。”

    “我……”

    话说到这,落萧突然沉默了,而葛先生也不着急,只是眼露精光的看着他,静静地品尝着壶里所剩不多的酒,耐心的等待着。

    可落萧并没有让葛先生等太久,在他一杯酒还没喝完的时候,落萧忽然从背后拿出一根竹箫来。

    当葛先生的眼光落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这只是一支很普通的竹箫,而落萧却像对待珍宝一般摩挲着它,可眼神里竟是夹杂着一丝希冀与忧伤的黯然。

    “我是个孤儿,是被一个好心的猎户从绝壁森林边缘的一棵大树下的落叶堆里捡回来的,他发现我的时候,只有这支竹箫在我身边,所以他就给我起了落萧这个名字。”

    “而猎户只是一个人,没有精力来扶养我,所以将我托付给了一对膝下无子的老夫妻,想不到没过几日猎户就死在了绝壁森林里。”

    “再后来,我的养父母,因为年事已高,在我十二岁那年便先后过世了,而我,所幸已经可以出点力了,所以就在这间客栈里做了一名跑腿的伙计,直到现在。”

    “这就是我的故事,很简单,也很老套。”

    “我以为我早就熄灭了寻找我亲生父母的心思了,可直到您的出现……”

    听到这,葛先生已然却是一脸无奈,看了看落萧期待的眼神,却最后还是一叹道:

    “唉!你以为我是个见识多广的人,所以想从我这里探听一点关于这根竹箫的事,那怕是让你得到一点线索也好?因为你从这根竹箫上斑驳的痕迹猜测到你的父母可能是江湖中人,而我也正好是个说江湖故事的说书人,所以你在我这看到了那么一点希望?”

    “是的,那您……”

    “唉!可惜了,我不认识这根竹箫,也不能给你半点有价值的线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